下一站别离第21至30分集剧情介绍 秋阳成全盛夏孟诤

来源:剧情吧 2018-04-30 09:37:36

  第21集 - 孟铮盛夏再次约会 秋阳舍身试探孟铮
 


  张成龙没想到这个要求跟他见面的任小姐是因为他做的菜,无论是从摆盘还是菜样都和自己前男友做的一样,所以才对他如此感兴趣的,任小姐提出希望张成龙可以收她为徒,教她做出这样的菜,开价是5万元一个小时,这个价位可是着实有点让张成龙惊呆了。

 

  就在他缓不过神的时候,秋月催促他赶紧回家喝药的电话打了进来,张成龙瞬间冷静,他告诉任小姐,自己回家考虑考虑,临走的时候,任小姐一把抓住了张成龙的胳膊,拜托他想好了告诉自己,这么一抓,可是让张成龙这心里乱了套了。

 

  盛夏庞大海等人在办公室聊天,正说着话,有快递员进来,送花给盛夏,盛夏签收之后,发现花上面的卡片写着孟铮的名字,孟铮晚上邀请盛夏,众人起哄盛夏魅力无限,都结婚了还有人追求,庞大海看到了卡片上的留言,他偷偷给苏云打电话,把这个事情告诉苏云。

 

  盛夏晚上如约来到孟铮约定的地方,再见孟铮,盛夏觉得像过去了好久好久,孟铮跟盛夏解释,上次见面的那个女孩子不是自己的女朋友,只是家里母亲催的急,实在没有办法,盛夏释然。孟铮带着盛夏去了自己经常去的那家饮品店。

 

  老板娘和孟铮是老相识,并特意为孟铮和盛夏调制了秘制的果汁,孟铮告诉盛夏,这个果汁不在菜单上,一般人来也是喝不到的,因为老板娘希望喝到的人,是懂自己的。

 

  盛夏觉得很新奇,老板娘过来聊天的时候,孟铮嘱咐说,等自己走了,盛夏自己来的时候,老板娘也要为她调制才行啊,老板娘和盛夏听了这话都很诧异,孟铮告诉他们,因为母亲身体不适,自己决定回台湾了,老板娘打趣孟铮。

 

  是不是要带着盛夏一起走,盛夏一时间愣住了,孟铮半开玩笑的问盛夏要不要和自己一起走,盛夏只好以玩笑回之,是打算高薪挖自己吗,这个话题就在两句似真似假的玩笑中结束,没有再进一步探讨。

 

  盛夏回到家,一直心事重重,没和秋阳说两句话,就进了卧室,盛夏对着电脑上自己和孟铮的照片发呆,这个时候盛夏妈妈视频过来,妈妈想见见秋阳,盛夏只好把电脑交给秋阳,妈妈再次嘱咐秋阳,不要离婚,秋阳跟妈妈表态,自己一定不离婚,就算盛夏要离,自己也不离。

 

  关掉视频的时候,秋阳无意中看到了盛夏和孟铮的照片,在秋阳的好奇下,盛夏给他讲了她和孟铮之间这么多年来的故事,盛夏和孟铮相识,是在自己刚刚结束一段痛苦恋情的时候,孟铮是自己的击剑教练,两人就这么知道对方心里想什么。

 

  但是就是不说的纠结中,度过了这么多年,秋阳能感受到,盛夏是在乎这个孟铮的,秋阳决定帮盛夏一把,他让盛夏把孟铮约出来,自己帮她更进一步,盛夏不知道秋阳到底要干什么,但是秋阳不容商量的让盛夏照办,不知道为什么,盛夏竟无法拒绝秋阳,乖乖的按照他说的去做了。

 

  苏云知道孟铮和盛夏第二天要约在击剑馆,为了让盛夏早日找到真爱,孟云决定帮盛夏一把,她好说歹说终于让庞大海答应做盛夏的追求者,目的就是刺激孟铮跟盛夏告白。

 

  结果苏云没想到,秋阳也来到了。盛夏带着他们进了馆子里,盛夏跟孟铮介绍身边的这个人是秋阳,秋阳上前自我介绍,说自己是盛夏的男朋友,并和孟铮约定要比试一场,如果秋阳输了,自己就马上搬家,如果是孟铮输了,那他再也不能见盛夏。

 

  第22集 - 秋阳成全盛夏孟诤 张成龙精神再次出轨

 

  秋阳换好衣服从击剑馆出来,坐上车,他心事重重,不知道为什么,明明事情进展的很顺利,明明知道这个孟诤是盛夏的梦中情人,自己应该像完成任务一样觉得轻松,可是却怎么也轻松不起来,秋阳长叹一口气,准备开车离开,盛夏一人从馆里出来,秋阳问她孟诤呢,盛夏不语,叹道回家说吧。

 

  到了家里,秋阳再三追问为什么没和孟诤在一起,盛夏直言,自己做不到欺骗,她还是把已经和秋阳结婚的事情告诉了孟诤,秋阳气愤不已,连连指责盛夏,自己千叮咛万嘱咐不能说不能说,她是脑袋进水了吗,盛夏争辩道,他们是去民政局领的结婚证。

 

  就是真夫妻,盛夏过不去心里这关,她总有种自己仿佛出轨的感觉。秋阳口不择言道,自己又没让她和孟诤上床,如果她想上床,自己分分钟和她离婚,话一出,盛夏的心被伤,秋阳也意识到自己情绪实在是过了头,盛夏默默出门,想要冷静冷静。

 

  盛夏来到苏云家里,苏云安慰盛夏,两人聊着聊着,就说道秋阳,盛夏不解地问苏云,那么喜欢秋阳,是为什么,苏云满脸都是爱慕地说,自己就是喜欢秋阳的长情,说到这,盛夏十分质疑,一个离了三次婚的人。

 

  什么优点都好,长情,这可能吗,苏云给她解释说,秋阳的初恋也就是他的第一人妻子,在秋阳事业进入瓶颈期的时候选择离开出国,秋阳基本属于净身出户,可即便这样,秋阳还是定期往国外那个女人的账户里存钱,就是怕她过得不好。

 

  那个女人的父亲在国内身体一直都不好,也是秋阳一直尽心尽力的照顾着,苏云为秋阳打抱不平,他的感情经历实在是太曲折了,第一任抛弃,第二任出轨,第三任就碰上了盛夏,自己不说,还要帮盛夏找真爱,盛夏听了苏云这一番话,陷入了深思中。

 

  孟诤不明白盛夏为什么会突然结婚,他特意约苏云出来,想知道原因,苏云为了盛夏,并没有说出全部原因,只是告诉孟诤,如果苏云想说,自然会亲自告诉她,自己能说的就是盛夏结婚是迫不得已的,而且她和秋阳之间,有名无实。

 

  孟诤给盛夏送了花还有两张周五的话剧票,晚上盛夏下班,刚开门,就发现家里漆黑一片,只有秋阳在餐桌上鼓捣几根蜡烛,盛夏以为家里停电了,秋阳告诉她,这是自己为她准备的烛光晚餐。两人坐下来,在蜡烛光的映衬下,盛夏和秋阳就像一对恩爱有加的夫妻一样。

 

  秋阳向盛夏表示自己的歉意,这么长时间以来,都是盛夏在陪自己演戏,帮自己解决困难,而自己却从来没有为盛夏做过什么,秋阳觉得现在是时候可以提出离婚了,只有离了婚,盛夏才能更好的投入到属于她的感情里,才能真真正正的有一段自己想要的婚姻。

 

  而如今,盛夏再听到离婚这两个字,心中已经没有了解压,更多的,竟是一种不舍。盛夏告诉秋阳,他不像他表现的那么无所谓,他其实心里很孤独,很需要陪伴,秋阳半开玩笑道,没想到最懂自己的竟然是盛夏,那么盛夏要留下来陪自己吗,盛夏欲言又止。

 

  盛夏周五要开会,不能去看话剧,她给孟诤电话致歉,并把两张话剧票给了秋阳,让秋阳和苏云去看吧。秋阳第二天把话剧票交给苏云,告诉她这是盛夏让自己交给她的,苏云满心欢喜的等到下班。

 

  她盛情邀请秋阳能不能陪自己一起去看话剧,秋阳冷淡的说,自己要是能陪她去,那么给她的就是一张票不是两张票了,苏云还想为自己争取说,自己这一时半会也找不到另一个人啊,正说着,庞大海跑来,秋阳觉得正好,便离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