忽而今夏第1至10分集剧情介绍 高考在即相约华清

来源:剧情吧 2018-04-22 08:49:45

 

  第7集 - 高考在即,相约华清

 

  章远知道何洛干着急的心情有多么沉重,提议大家义务发动捐款。让何洛远在家乡也能为灾区做些实事。建议立即得到大家的认同。于是大家在街道边发动了物资、金钱的捐款仪式,一切进行的如火如荼。

 

  可当主任路过看到大家戏剧化忙碌的身影,急忙上前制止。此刻大家才知道,私自发起募捐竟是违法行为,而且头脑一热想的妙招,现在却不知该如何将物资送往灾区。

 

  可主任此刻更为关注的是大家在这一紧迫时刻,不挖空心思提高分数,却跑来路边浪费时间。领头挨批的仍旧是没权没势的何洛。待主任气急败坏的离去后,大家望着成堆的物资发愁。常风仍旧是满不在乎的模样,天塌下来有他老子。常风决定回家拜托父亲出资运送物资。

 

  要风得风要雨得雨的常风这次失了手。商人重利,常爸爸完全不顾及儿子的一番心意,只是一味指责。两人爆发激烈的争执,常风索性离开了那所冰冷的房子。

 

  常风丧着脸,投奔了云微。锦衣玉食的阔少爷丝毫不嫌弃云微穷困的日子,反而过得如鱼得水,和姥姥相谈甚欢。云微十分理解常爸爸的态度与拒绝,安抚常风,欢迎常风长期蹭吃蹭住。这让常风意外收获家的温馨。

 

  常爸爸在第二天亲自到众人的捐赠点,为了儿子,为了道歉,为了将功补过。常爸爸答应帮众人运送物资。父子之间的隔夜仇,瞬间烟消云散。

 

  何妈妈日常被请到办公室喝茶。对于主任总是看低何洛的实力早就让何妈妈恨得牙痒痒,何况主任对章远又百般宠爱。在主任张口闭口夸赞章远贬损何洛的同时,何妈妈对章远的偏见越发深重。

 

  出门何妈妈又邂逅了班主任,立即把章远和何洛交往紧密的事向班主任倾诉。班主任自然懂何妈妈的意思。与主任商量之后,便将本该属于一班的章远调过去了,美其名曰为了高考。何洛看着空下来的位置愣神,心似乎也挖空了一块。

 

  何妈妈回家继续做何洛的思想工作。可经历一天漫长的艰苦奋斗,以及山词题海的何洛早已没有办法专心听讲。好巧不巧的,章远此刻又打来了电话。何妈妈看着来电怒火中烧,还没等何洛弄清情况,何妈妈便没收了手机和漫画。逼迫何洛专心复习。

 

  章远打不通何洛的电话,揪心不已。平日在学校已经无缘相见,课后却还要经历相思之苦。于是章远不远万里的来到何洛窗外,以石击打墙壁渴望引起何洛的注意。碰巧何洛也在客厅徘徊担忧,听到声响急忙查看。两个备受煎熬的人终于得以相见。以笔代口,两人相约华清,高考前不复相见。

 

  第8集 - 命运的交叉口,有些结局相遇时已经注定

 

  章远失望的离去却碰上了何洛的舅舅。男人懂得男人,舅舅在充分了解了章远的私人情况后,对两人的恋情十分看好。希望章远把握住眼前不可多得的机会。

 

  何妈妈为了何洛能安心考试,为何洛定了考场附近的酒店。何洛大方且善良。心里放不下云微和田馨,请求母亲为她两也开一间,大家彼此照应。何妈妈微笑应允。

 

  而命运的交叉口其实这一刻就已经悄然而至。章远踏着自行车照旧来到何洛的窗前,放眼却是漆黑一片。几声呼唤换来邻居的责骂,章远只好颓丧的离去。却在十字路口不慎跌倒,扭伤了右手手腕,这导致了第二天的考试失常发挥。

 

  常风来到云微的家,同样是寂静与黑暗。推门而入的景象吓呆了常风,空无云微的房间,姥姥病倒在床上。

 

  常风将姥姥紧急送往医院的同时带着怒火拨通了云微的电话,却得知云微为了准备明日高考,已经在酒店住下。常风仅思索了一秒,挂断电话。常风牺牲了自己留云微两袖清风。第二天的高考,常风选择放弃,留守医院照顾姥姥。

 

  大战结束,何洛迎来一场大病。在这场疾病中,一切紧迫的,躁动的,不安的,绷紧神经的全都消散了。何妈妈外出学习,所有烦人的事都暂且回避了。盛夏带着同样的暑气,回来了。

 

  填报志愿这天,章远回到了二班,细心的推算,章远知道自己注定要与华清失之交臂。可回头望着心爱人无忧无虑的脸庞,章远选择隐瞒,留何洛对未来报以无限的幻想。哪怕这美好很短暂。

 

  承杰也是,为了心爱的田馨。不顾一切的填报了北京艺术学院,不顾自己长相欠佳,才艺全无。那时候为了爱情,偏执又疯狂。云微在高考后得知了常风所做的一切。内疚与痛苦时时如烈火灼烧云微的心。何以为报,云微不知所措。

 

  这是人生中为数不多的无忧无虑的两个月,所有人都尽力享受其带来的幸福感。纵横情场的田馨却为何洛捏了一把汗。

 

  毕竟章远作为香饽饽,多少靓女学霸都垂涎欲滴,假若何洛没能成功与章远同时走入华清,那两人的爱情很快就走向坟墓。何洛听得不寒而栗,却佯装漠不关心。

 

  说曹操曹操到。郑轻音迈着欢快的小步子找到章远。高考前的情书,轻音来索要一个回复。章远毫不忌讳,带上何洛一同赴约。三人尴尬的关系摆上了明面,各自怀揣不同的心情。章远的意图已经十分明确,任凭轻音如何不肯接受这样的结局也是枉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