阳光下的法庭第11至20分集剧情介绍 鹿鸣和佳怡重归于好

来源:剧情吧 2018-04-19 09:27:50

  第11集 - 鹿鸣据理力争却因缺关键证据险落败 庭审宣判前检测结果送到形势逆转
 


 

  环保案开庭在即,穆国柱却在下班回家的路上被身份不明的人物偷袭,颈背部受伤送入医院,白雪梅判断此事应该与环保案有关。虽然案发当场围观群众立刻报警,但因为国柱遇袭之地是个监控死角,所以公安一直没有发现有用的证据。

 

  宁佳怡拉着主任谈谈凤凰山养猪场的怪事,主任指责宁佳怡简直就是胡闹,现在正儿八经的新闻都拍不完,哪有闲心去拍这些可能“触高压线”的事。

 

  要想打赢官司鹿鸣送往第三方检测机构做的检测结果尤为关键,但因为检测成分复杂,检测机构尽管已经连轴加班,但依然迟迟没有得出结果。白雪梅处也因为庭审直播一事承受着不小的压力,尤其省长的过问令她很是难做。

 

  庭审的日子如期而至,关键时刻检测机构的检设备出了问题,鹿鸣不计后果闯入白雪梅办公室试图请求暂缓开庭,但白雪梅认为既然是重要的证据,在开庭前不能提交到合议庭就是他作为律师的失职。

 

  白雪梅决定准时开庭,已然顾不上检验结果的鹿鸣,向法庭补充提交两份证据,一份是志成化工的生产和财务数据,从数据可以看出泰杰公司不但处理危险废酸,还处理一种危险品叫MTP。

 

  而清水河污染的特征符合MTP污染的特征,所以有理由怀疑志成化工在出售的废酸中混入了MTP。宁致远却反驳废酸和MTP完全出自两个不同的工艺流程,此证据要求不能成立。

 

  此时电脑前、手机前韩志成、王大利都在专注地看着庭审直播,鹿鸣的第二件补充证据就是何泰妻子提供的何泰生前跟王大利之间资金往来的秘密账本,账本显示在志成化工向泰杰公司支付废酸处理款项的三至五天内。

 

  王大利会从何泰处取走其中的百分之三十,王大利总共分三十次拿走款项共达三百多万元。在志成化工支付泰杰远低于市场价的废酸处理价上还要扣除王大利拿走的百分之三十,可想而知泰杰公司除了将废酸直接倾倒入清水河中外别无他法,而志成化工显然就是共谋者。

 

  第12集 - 关键证据反转剧情志成化工被罚巨款 韩志成欲上诉宁致远称绝无胜诉可能

 

  周子琪的一声大喝“有危险物!”无疑给了韩志成当头棒喝,他知道自己大势已去。虽然此证据的送达已超过法庭允许的时限,但合议庭商讨后决定给事实一个机会,白雪梅宣布恢复法庭调查。

 

  新一轮的庭辩中,形势变得对志成化工十分不利。鹿鸣当庭代替环保联合会承诺,此次获赔款项除去诉论产生的相关费用外,将全部汇处指定的财政专用账户,全部用于清水河的修复,欢迎包括志成化工在内的社会各界监督。

 

  韩志成要找王大利算账,王大利已经不知所踪,韩志成吩咐子明无论如何也要找到王大利。

 

  合议庭再次合议案情,商讨审判结果,合议庭成员全票通过采纳河水、河泥检测结果,但最终在判决志成化工承担多少修复费用时白雪梅犹豫了,按法律规定可判志成化工2.11亿元的修复赔偿,但判决好下执行难,志成化工有三千多名工人。

 

  那背后就是三千多个家庭,而且志成化工只是一个传统化工企业,现代化程度不高,工艺技术并不先进,如果这个判决结果让志成化工遭受重创或者倒闭,那它所产生的社会压力将是巨大的。

 

  经过合议庭激烈的讨论,最终白雪梅宣判:环境修复费2.11亿元由志成化工和泰杰公司连带承担,尤其具有闪光点的是鼓励被罚企业通过技术改造对副产酸进行循环利用。

 

  明显降低环境风险,且一年内没有环境违法行为受到处罚,其已支付的技术改造费用可以申请在赔偿额度内抵扣。消息传来红星律师事务所内一片欢呼,主任王玉芝深感欣慰。

 

  下庭后的穆国柱累得不行,摸着受伤的后颈疲惫不堪。王书记给白雪梅打来电话对庭审直播取得成功表示祝贺。张伟平亲自驾车送穆国柱回家,途中穆国柱提出自己想要辞职的想法,说是主要因为爱人需要照顾,而自己又没有太多的时间,张伟平建议穆国柱跟白院长好好谈谈。

 

  宁致远向韩志成兴师问罪,问他为什么把工业废酸中含有MTP这么重要的信息向自己这个代理律师隐瞒?韩志成一味坚持自己是被王大利坑了,他根本不知道废酸中含MTP这回事,他让宁致远帮他上诉。

 

  上诉到最高法院,他不能赔那么多钱,不然他只有破产一条路了。宁致远奉劝韩志成不要再浪费人力、物力,这个案子决没有翻案的可能性,而且这个案子虽然他打输了,但输得心服口服,从这个案子的审判上他看到了法官的智慧。

 

  在红星律师事务所为鹿鸣开的庆功宴上,鹿鸣满脑子想的都是宁佳怡。白雪梅一家三口也在举杯庆祝,杨振华父子俩恭喜女主人精彩的审判,杨博源对鹿鸣的专业素养更是直竖大拇指,白雪梅表扬鹿鸣确实是一个很有闯劲的律师,是个优秀的年轻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