使徒行者2第21集至30集剧情介绍 卓凯巧遇卧底速龙

来源:剧情吧 2017-10-17 08:58:08

  使徒行者2第21集剧情介绍

 

  覃欢喜被追杀逃亡 Cherry被Ben杀害
 

 

  魏德信杀了白先生代替了白先生在洗黑钱集团的位置,他新的合伙人Johnny十分满意魏德信帮自己除了心腹大患。魏德信这时也向Johnny提出,希望他也能帮自己一个忙。

 

  乐少锋帮忙郑淑梅查看从保安公司调出的录相,这些录相都是和黑警账户有关的。乐少锋陪着郑淑梅熬夜,次日终于把筛选出的可能是黑警的图像截图如数交给了卓凯。卓凯对郑淑梅的努力大加赞赏。

 

  卓凯等人问到Cherry那边调查Ben的进展情况,郑淑梅担心Cherry要调查爱人而为难。Cherry却说Ben对她一如既往地好,甚至还更好。她让大家放心自己不会有事。

 

  大家谈完公事离开时,郑淑梅想和乐少锋一起离开,但鉴于两人属于不同社团,为避嫌他们不能一起走,徐天堂主动提出愿意载郑淑梅离开。郑淑梅对徐天堂一脸的嫌弃,哪知这时郑淑梅突然接到郑母电话,郑淑梅的脸顿时阴沉下去。

 

  徐天堂陪着郑淑梅找到被赌场扣押的郑母,郑母欠下数额较大的赌债。徐天堂自报名号,用自己在长兴的身份和地位保出郑母。走出赌场,郑淑梅怒不可遏地斥责母亲赌性难改,郑母似有难言之隐在跑开。

 

  覃欢喜去展厅找梁斯敏,一个男子突然从背后袭击覃欢喜,覃欢喜奋力挣脱男子,哪知梁斯敏却拿着枪对准了他,覃欢喜一时傻眼。枪响过后,覃欢喜发现身后的男子被击毙,他难以置信地看着梁斯敏。

 

  梁斯敏告诉覃欢喜,魏德信帮Johnny杀了白先生,而作为回报Johnny答应帮魏德信杀了覃欢喜,自己就是授命杀覃欢喜的人。覃欢喜大惊,他不解梁斯敏为什么帮自己。梁斯敏称自己帮他是因为他们有一个共同的敌人魏德信。梁斯敏拿出一张光碟和一枚戒指交给覃欢喜,她说覃欢喜会用得上。另外她建议覃欢喜去找盟友帮忙,覃欢喜心里有了主张。

 

  Cherry偷偷查看Ben的电脑结果被Ben发现,Ben恼怒地将Cherry绑了起来,然后拿着她的卧底手机给卓凯发信息。Cherry哭着劝说Ben不要忘了他是个警察,她希望Ben迷途知返主动自首,Ben却说自己已经回不去了。

 

  Cherry设计将Ben关进房间自己逃了出去,她想尽快赶去通知卓凯。谁知Cherry刚出门就被张长官和一帮黑警抓了起来。张长官把Cherry带到一个建筑物里,她命人将Cherry五花大绑起来然后把枪塞到Ben手里,她逼着Ben亲手处决Cherry。Ben难过地看着Cherry,他走到Cherry身边痛苦地附在她耳边告诉她自己真的很爱她,说完枪响了,Cherry的眼角流出了眼泪然后倒在血泊中。张长官满意地拉着Ben离开。

 

  卓凯接到Ben用Cherry手机发来的信息时就意识到Cherry出事了,因为信息里没有他们约定的特殊密码。卓凯通过手机定位找到Cherry时,Cherry已奄奄一息。Cherry用最后仅剩的一点气息哀求卓凯帮帮Ben把他拉回正途,卓凯郑重地点头。Cherry的死激怒了郑淑梅等卧底警察每一个人,他们都想替Cherry报仇。卓凯理智地提醒他们不能义气用事,他们都是警察。

 

  猜Fing向覃欢喜汇报福和酒楼被人包围,他们的小弟也各自逃散。覃欢喜让他不要担心自己的安慰,自己能找到人保护。覃欢喜转身去了卓凯家,卓凯很不欢迎覃欢喜,特别是当覃欢喜提出想找卓凯保护自己时,卓凯一口回绝。覃欢喜不怒不恼,他笑着说警察里有黑警而且还是长兴的黑警,自己不放心他们只能找卓凯。

 

  覃欢喜拿出一张光碟,他说光碟记录了魏德信的客户资料,卓凯拿着光碟就可能破获国际犯罪集团。卓凯并不激动,他向覃欢喜提出自己可以保护他,但他必须在破案后主动向警方自首他做过的事。覃欢喜思考片刻答应了。

 

  使徒行者2第22集剧情介绍

 

  卓凯巧遇卧底速龙 Ben有意摆脱黑警

 

  卓凯把覃欢喜交给娱乐城、小批和雀屎三人保护,覃欢喜得知他们是卓凯找来的民间警察顿时对卓凯心思缜密大加赞赏,他知道卓凯也知道警队里有黑警,对警队卓凯也设了防。

 

  Johnny告诉魏德信他们集团负责人向来做事低调,一般不亲自出面和人谈生意,都是由各自的代理人出现代替自己。Johnny称梁斯敏就是自己代理人,他希望魏德信也能找个代理人,Johnny说施嘉莉很不错,他已经把施嘉莉的名字报到集团考查,集团一致同意。但魏德信却提出自己需要好好考虑后再决定。

 

  在回去的路上,施嘉莉主动提出自己愿意做代理人,魏德信却说这个位置谁都可以去做唯独她不能。施嘉莉不解,魏德信Johnny明着找代理人,实际是想拿施嘉莉做人质。他担心地称,施嘉莉过去做过卧底,她一旦做代理人和世界各地的黑帮交易时,难保不被人认出而报复。施嘉莉没想到魏德信对自己如此关心和考虑周全,这反而更坚定她士为知己者死的决心。最终施嘉莉说服了魏德信。

 

  Ben安排警员们去保护一个叫鸡仔的线人,警员们都不愿去,卓凯主动揽下这个活。卓凯最终找到鸡仔时却发现他竟然是自己在泰国的卧底速龙,卓凯又惊又喜。然而速龙却不再信任卓凯,他质疑卓凯为什么安然无恙地从泰国的爆炸现场离开,而自己死里逃生其它人更是葬身火海。卓凯想解释,速龙却不由分说地逃走。

 

  晚上一个黑衣蒙面男子袭击了警队的一名警察致死。Ben把案件通报给刑事情报科的同事,要求他们配合重案组尽快破案。卓凯看到死者照片时不禁吃惊。卓凯把此案告诉了郑淑梅等人,郑淑梅等人认出死的警察就是棱智黑户口里的一员,是一名黑警。他们疑惑黑警的死究竟是没有利用价值被灭口还是因为江湖仇杀而死。

 

  开完会众人散去,徐天堂再次热心地邀请郑淑梅用车送她回家。结果这一次郑淑梅又再次接到郑母电话,仍然是郑母因为欠赌场债务而被扣押。徐天堂和郑淑梅赶到赌场,这次郑母不仅欠下巨额赌债还犯在福和赌场手里。徐天堂冒险救出郑淑梅母女。

 

  郑淑梅怒不可遏地斥责母亲,她揭穿郑母借钱根本不是替她老伴看病。郑母这时才哭着告诉郑淑梅,她的老伴一年前已经去世,郑淑梅愣住了。而此时的郑母生无所恋地寻死觅活,结果差点撞车而晕倒。徐天堂将郑母带回家悉心照料,他还贴心地安慰郑淑梅多和母亲沟通,最终她们母女说通心事互相理解打开心结。郑淑梅向徐天堂表示了感谢。

 

  卓凯接到邮局电话,Cherry申请了一个和卓凯共用的邮箱需要处理,因为联系不到Cherry邮局便联系了他。卓凯看到了Cherry在邮箱里给自己写的信。卓凯把这封信摔在Ben的桌子上让他看看,Ben看了信才知道,Cherry在估计自己可能会遭遇不测后哀求卓凯帮帮Ben把他拉回正途。Ben的内心受到极大触动,良心受到巨大谴责。

 

  张长官把Ben叫到办公室,她告诉Ben又有一名黑警遇害,她希望Ben尽快破案。Ben这时向张长官提出,自己因为女友的死夜夜做噩梦,他不想再继续做黑警,他希望张长官放过自己。张长官竟然意外地答应了,但前提是他必须先破了黑警遇害案。Ben忙不迭地答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