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鹿原第71至77大结局分集剧情介绍 白嘉轩为了黑娃大义灭亲

来源:剧情吧 2017-06-28 11:56:05

  白鹿原第71集 白灵鹿兆鹏隔山诉情意 鹿子霖白嘉轩患难见真情
 


 

  十月怀胎,白灵的羊水破了,大妈从容镇定地为她接生。白灵声嘶力竭地呐喊着,不想滋水县保安团突然来人搜村,大妈慌里慌张地将白灵挪到地窖中。保安团的人进屋搜查,吓得大妈的孙子狗子哆哆嗦嗦直抖,白灵透过地窖的缝隙观望到上面的情形,她强忍着剧痛一声不发。

 

  屋内没有异常,保安团的人悠然离去,而白灵也顺利诞下一子。鬼门关前走了一遭,大妈不禁感慨不已,白灵的女娃娃太争气了,愣是一声都没哭过,护住了母女两的平安,白灵笑得嘴都合不上了。辗转几月过去,白灵慢慢调养好身体,孩子一日日长大,鹿兆鹏也渐渐康复。

 

  彼时,发出了倡议全民抗战的宣言:“同胞们起来,为祖国生命而战,为民族生存而战,为国家独立而战,为领土完整而战……”慷慨激昂的言辞,让无数中国人振奋精神,白灵和鹿兆鹏也重拾信心加入抗战。白灵不能拖着孩子工作,她将孩子交给大妈抚养,忍着痛含着泪离开了自己的孩子。

 

  又是一年寒冬腊月,鹿兆鹏辗转来到白灵所在的红军部队,和老相识老廖重逢。好巧不巧白灵出任务去了,老廖于是乐呵呵地说道着白灵这些时日的动静:她教红军唱山歌、学纺线、学射击,还当上了教员,人人对她敬重无比。

 

  鹿兆鹏很是欣慰,这才是她爱的那只百灵鸟。白灵房间,鹿兆鹏看着炕上的小棉袄和手绢感慨万千,他很想念孩子和白灵。山道上,白灵和侦察连的高大鹏圆满完成任务,一行四人有说有笑地往根据地赶路,高大鹏大言不惭地说要跟神一般的鹿兆鹏过过招,白灵乐得不可开支。

 

  高大鹏无意发现山坡上有伏击者,对方身份不明,高大鹏和白灵使了眼色,两人悄悄躲入了灌木丛中。枪声乍起,双方交战,一时间飞鸟四散。彼时,老廖领着鹿兆鹏见了新三十六军的政委老毕,老毕开门见山地道出鹿兆海和白孝文的事情,鹿兆鹏不以为然。

 

  红军的主力军正往漳平镇开拔,为了让红军顺利会师,毕政委安排鹿兆鹏去接应红军,鹿兆鹏当即动身。白灵回来了,鹿兆鹏却离开了,白灵追着鹿兆鹏的足迹而去,她站在山头高声吆喝着鹿兆鹏的名字,鹿兆鹏应声。有情人难相见,只能隔着山头对话,聊表情意。

 

  白鹿原流言四起,田福贤将众人聚在一起,让白嘉轩和鹿子霖表态。鹿子霖唯唯诺诺地敷衍着,白嘉轩正气凛然地呛声田福贤,田福贤气急,白嘉轩却不冷不淡地说“我是养了个闺女,我也养了个保安团的儿子”。

 

  田福贤下令将白家团团围住,白家众人齐心将守卫撵走。田福贤气得直跺脚,扬言要将白嘉轩一枪毙了,鹿子霖为白家帮腔,田福贤这才熄灭怒火。

 

  派去接应红军的人三番五次遭遇拦截,毕政委怀疑有内奸,下令将白灵抓起来审问。廖军长为白灵求情,白灵和鹿兆鹏都是坚定的员,毕政委不该像对待特务一般审问她。毕政委不管不顾,还扬言要对付廖军长。

 

  高大鹏连夜带着白灵逃走,白灵体力不支倒在地上,她叮嘱高大鹏带着手枪去找鹿兆鹏,让鹿兆鹏来搭救自己。鹿兆海听闻白鹿原的事,他怒气冲冲地找田福贤质问,田福贤苦口婆心地说起自己对白鹿两家的维护,鹿兆海这才安心。

 

  鹿兆海去白家探望白嘉轩,白嘉轩打听白灵的消息,鹿兆海如实相告,白嘉轩趁机将自己私藏的白灵幼时的衣服转交给鹿兆海,托他带给白灵。鹿兆鹏听闻白灵有难匆忙往回赶,正好遇上敌人来袭。

 

  白鹿原第72集 - 国民党军队袭击根据地白灵英勇牺牲

 

  桥山根据地的三十六军战士们被打得措手不及,他们拼命与国民党的部队展开激战,白灵也和战士们一起奋勇向前,与敌人浴血奋战。鹿兆鹏冒着枪林弹雨不顾一切冲向阵地。

 

  毕政委身受重伤,白灵要背他撤出阵地,眼看敌人在他们的四周疯狂轰炸,毕政委恳求白灵一枪把他解决了,不能把他留给敌人,白灵拼命拖着他往外撤,鹿兆鹏赶到阵地,他声嘶力竭地大声喊白灵,白灵刚答应一声,只见炮弹飞过来,白灵应声倒地,被炸身亡,鹿兆鹏一下子惊呆了。

 

  他的眼前浮现出白灵小时候的天真快乐,以及青春叛逆的白灵为了去城里读书,誓死与白嘉轩抗争,还有经过锻炼坚强的员白灵,后来为了执行任务和鹿兆鹏做假夫妻的白灵,往事一幕幕在鹿兆鹏的眼前闪现,他悲痛欲绝。

 

  一早,白嘉轩冒着鹅毛大雪急匆匆来到白鹿书院,他把晚上梦到白鹿的事告诉朱先生,没想到白灵的姑姑也在夜里梦到一头白鹿钻进地缝里,他们不知道,因为白灵牺牲了,白鹿也就随之消失了。

 

  1937年,抗日战争全面爆发,日军的战机从白鹿原上空呼啸而过,村里的老人听说日本人见村子就烧,见男人就杀,见女人就糟蹋,再加上山西和河北的百姓都到原上逃荒,村民们都惶惶不可终日。

 

  白嘉轩把族里的壮劳力都召集到祠堂,和他们商议组建民团,白孝文从保安团调来几杆枪,白嘉轩让他们在下地之余和白孝文学习打枪,随时准备自卫。白孝文知道中央军和日军交过几次手,都伤亡惨重,他劝白孝武对白嘉轩的话就听听算了,如果日军真的打下陕西,那国家也就没了。

 

  国民党命茹师长和鹿兆海的十一师出潼关,死守中条山。临行前,鹿兆海特意来找朱先生替茹军长求一幅墨宝,他以为鹿兆海他们是闲得无事把玩一下,态度很不屑。

 

  当他得知鹿兆海他们马上出潼关赶往中条山去打日本人,还要把他的字挂在军帐里面,朱先生很惭愧自己对鹿兆海的误解,他很清楚中条山是潼关最后的大门,鹿兆海声明会不顾一切坚守中条山,否则无颜回来见朱先生以及关中父老。

 

  朱先生深受感动,立刻挥笔写下苍劲有力的“砥柱人间是此峰”,并咬破手指在条幅的下面按下血印,鹿兆海跪谢朱先生,并发誓要用日本人的一桶血来赔偿朱先生,他意味深长地告诉鹿兆海“王师北定中原日,家祭无忘告先生”。

 

  鹿兆海不想父母担心,就不再回白鹿原,鹿兆海拜托朱先生把那枚铜元交给白灵,铜元他们俩一人一半,谁拿着就欠对方半个,朱先生也不想让白灵欠他的,鹿兆海担心铜元落在日本人手里就污脏了,朱先生只好答应帮他保存,并让他再回来的时候带一撮鬼子的毛发,而且是他亲手打死的鬼子的毛发。

 

  白嘉轩来和鹿子霖都老了,也不再剑拔弩张,他们俩的关系也缓和了,白嘉轩来到戏台上找鹿子霖,他正无聊地看景,白嘉轩听说前几天有个货郎去他家了,就猜到一定是帮鹿兆鹏送信的,鹿子霖深深地叹了一口气,说鹿兆鹏又跑到山西去跟小鬼子干仗了。

 

  白嘉轩很羡慕他,两个儿子都扛着枪和日本人干仗,盛赞他是满门忠义,鹿子霖猜到鹿兆海曾经回来过,他很生气鹿兆海不来告诉自己,白嘉轩意识到自己失言。鹿子霖仰天长叹道,鹿家没人了,绝后了,白嘉轩提议让白孝文和白孝武认他当干爹。